探访不在中国的“中国地方” 广岛游记

“先生、请系好安全带,我们马上要着陆了”耳边传来温和的女声提醒。我知道,我距离此行的目的地越来越近。说起广岛,相信这座日本城市在全世界的知名度甚至不会低于世界之都纽约,为什么这样说?因为1945年8月6日在广岛上空升起的蕈状云,以8.8万条生命的残酷代价,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场画上了终战的第一笔,也将伊诺拉盖伊(Enola Gay)、小男孩(Little Boy)、广岛(Hiroshima)等等名字一起,被铭刻在人类战争史最骇人听闻的一章。

本次行程简介:由于机票问题,要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前往福冈,之后乘大巴前往广岛(预计需要4个小时);之后从广岛机场出发,去东京逛一逛。

刚一下飞机,就是各种消毒措施,连鞋底也不放过。提示牌是日文和韩语“双语字幕”,不过日语采用全汉字提示,我们也完全能理解意思。背景板上的二次元形象也萌得人一脸血。

通关前的各种提示,根本没来得及仔细阅读,海关的工作人员就已经招呼我赶快上前刷脸、按指纹过关了。

着陆时间刚过中午,福冈机场里人不多。赶快抓紧时间出发吧,福冈距离今天的目的地广岛还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福冈县位于日本列岛西部、九州北部,是九州岛上最大的县,是九州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被称为“九州门户”。其交通路网的完备程度和东京都地区几乎不相上下。

福冈的海岸线公里,渔业发达,渔产丰富,捕渔量在日本全国居前列,水产品种类繁多,有着“食在福冈”之美名。

由于日本法规的相关规定,为防止疲劳驾驶,每个数小时需要强制进入高速休息区休息,休息时间不小于20分钟。刚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看看九州地区的日本百姓都开什么车。

休息区遇到LW系列的马自达8,车主降低了悬挂高度,小包围与后扰流板的加入让整个车身更加饱满。日本改装文化非常发达,改装自己爱车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成为聚会上的焦点,更多是为了取悦自己。

最多见到的自然是普锐斯,凭借省油、可靠的特点,不光日本,就连欧美国家的汽车销售榜单上也经常见到它的身影,而最新的第四代车型更是受到热捧,可惜目前还没有引进国内。

看似不起眼的丰田ProBox确实笔者特别青睐的“回本儿利器”,自从2002年上市以来,就受到务实的日本商用车用户的青睐。可以说它在紧凑级商用车市场的地位,堪比皇冠Comfort在出租行业的地位。

未喷漆的保险杠,钢轮毂,厢式车身,低廉的价格,一切都以实用性为导向的设计让ProBox独具机能美感。

大名鼎鼎的本田N BOX,一度是日本轻自动车市场的销量冠军。小巧的车身,鬼畜一般的空间利用率,燃效极高的660cc发动机,让N BOX在高手林立的日本轻自动车市场独树一帜。

轻自动车也被称为K-Car,K取自日语“轻”的罗马注音字母,相对于普通车而言,无论在日常使用还是在税收方面都有优势。黄色的车牌是一眼就能将轻自动车与普通车型区分出来的特征之一哦!

丰田普锐斯C,这是普锐斯家族中最小的一位,车身尺寸相当于A0级,动力为1.5L自然吸气发动机+电动机组,总输出功率74kW。虽然也不算大,但无论排量还是车身尺寸都超过了K-Car的标准。

服务区可以俯瞰旁边城镇的景色。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码头处,整船的集装箱正在被分装到货车上。

本希望在休息区能够遇到一两台“Dekotora”(暴走大卡车),可惜未能如愿。Dekotora一词由日语“decoration”和“truck”的前两个音节组合而成,也算得上日本人特有的汽车文化之一了。

说到货车不得不提,日本的货车的洁净程度恐怕在世界上也要排在数一数二的位置,不但大面积镀铬的保险杠和进气格栅一尘不染,就连油箱和挡泥板也很难找到污垢。

丰田ALPHARD和VELLFIRE两兄弟,可以看到VELLFIRE换装了无标中网。

铃木Lapin(HE21S)后期型,为了应景儿,日系粉丝们也可以称他为“初代目”小改款。

相对于前期型,铃木给车头部分加入了更多的Vintage元素。2002年的设计即便放到现在也依然不显得过时。

TRD版本的丰田Passo(M300),其实是大发Daihatsu Doon的丰田贴牌产品。

一台看似普通的西玛(CIMA GF50),仔细一看,车头居然挂着IMPUL的徽章。

相信每个日产车迷都曾经是星野义一的拥趸,创立了IMPUL的他,不但曾被誉为日本“第一快男”,也算得上战神GT-R的半个爹。

与日产的御用改装厂不同,而IMPUL不仅专注于日产系列性能车型的改装,就连蓝鸟Bluebird)和玛驰March)这样的民用车型乃至K-Car都不放过。

不禁摩的日本还为摩托车提供了专用的二轮停放区。不知国内禁摩的趋势何时才能放缓,因为相对于需要考取驾照才能驾驶的摩托车,没有驾驶门槛的电动自行车才更是交通环境的大敌。

正准备出发,一抹“魂动红”跳入视线也许很长时间都无法与国内消费者见面,但这并不影响其成为日本和欧洲地区口碑最好的A0级小车之一。

作为BRZ车主,看到路边白菜价贩卖的二手86自然没法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于是赶快按下快门留念。

日/欧规第七代雅阁(CL),在北美以讴歌TSX的身份销售,并未正式引入我国。低矮的行驶高度,节制的空力套件、车顶行李架和一套数据理想的轮圈在JDM的领土演绎出了独特的USDM范儿。

在一连串的稀有车款轰炸下,四个小时的旅途如此短暂,只有夕阳的余晖提醒着我,广岛已经近在咫尺。火速办理好入住手续后,我又忙不迭的跑回街上,继续让眼球享受盛宴!

果不其然!S65!虽然不再沿用CL的名称,气场上却一点不弱。车头部分继承了W222世代优雅的设计,双门车体让腰线更显干练修长,快让我陶醉一会儿。

说道广岛,就不得不提当地的名物广岛烧(HiroshimaYaki),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鼓起勇气钻了进去。

一抬头,看见一温度表。零下2℃?再看上面的Super Dry才明白,说的是啤酒的温度。突然想起有个朋友曾经跟我说:“我这人有两个原则,无论何时何地,唯有可乐和啤酒必须是冰镇的!”

广岛烧是日本广岛县人用面粉、高丽菜、面条等材料,在煎锅上搅和成一盘杂菜煎,再淋上蛋汁、柴鱼、昆布、甜面酱的一道美食。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我自己的作品就不拿出来吓唬人了,给您看看专业师傅的手艺,最后再淋上酱汁,可能是我吃过的最“结实”的日本料理了。

吃晚饭,自然不能放过欣赏夜景的环节。当然,打车肯定是啥也看不见的,走趴趴才是网罗旅行轶闻的不二法门。

路旁的购物中心,半敞开式的建筑配合灯光,简直赏心悦目,不过既然来到了广岛,名品大牌儿还是靠边儿站吧!我要去见识见识广岛的本土文化。

刚一回头,碰上了皇冠两兄弟,前面换了轮圈的是主攻运动取向的Athlete,后面深蓝色的是主打豪华舒适的Royal。

小巷里的“立吞居酒屋”气氛很好,附近的上班族下班之后这里就变成了同事们社交的重要场所。日语里“立吞”指的是站着喝酒,但是摆脱不开中文语境的我,总感觉在这儿吃饭会噎得慌……

一家没有名字的精品咖啡馆,虽然已经闭店,但店内的灯光依旧,陈设看上去非常精致,但是看看为数不多的几个座位,也不知道店家能不能回本儿,这个数量如果放在北京的话,估计是回本儿无望了。

别的字一概不认识,看见英文写着YAKITORI,就知道这家店是卖“烤鸟肉”的,幸亏广岛烧威力无穷,否则钱包在劫难逃。

除了这普锐斯“大王”以外,真正的亮点在于背景中的这台K-Car安装了一套SSR RS WATANABE轮圈,没错就是“豆腐86”的那被车迷爱成为“八爪鱼”的那款。

在居酒屋旁边依偎在一起的崔克和捷安特,由于路面极致平整,在日本拥有一辆公路自行车代步实在是非常方便和幸福的事情。

由于受众数量限制,在日本想要在演艺界出道没有点儿真材实料的功夫,光靠炒作基本没戏。就连街边唱歌的小哥(也可能是姑娘?)的唱功也足以秒杀不少我国的N线小明星。

路边的袖珍停车场里面,静静的趴着一台本田N ONE。具有未来复古主义设计特点的车头还装饰着意大利国旗贴纸,不过从中网的形状看来应该是低配版本。

中国书店?别误会,并不是中国的书店开到广岛了,在日本“中国地方”指的是鸟取、岛根、冈山、广岛、山口这五个位于日本本州岛西部的县。虽说和咱们的祖国母亲没啥关系,但却给人莫名的亲切感。

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日本的警察同志们还在派出所里忙碌着,和北京很多地方的“片儿警”一样,日本的巡查们,日常也都是骑着自行车在辖区内巡逻,和街坊邻居们打成一片的。

随着夜越来越深,街上的街上也慢慢空荡起来,我也赶快收拾行囊收起相机,谋划着明天的拍摄。

早上一出门,门口就停了一台,作为日系豪华轿车的典范,被誉为“日本的劳斯莱斯”。它当然不是来接我的,不过有机会真希望能体验一次。

一台MX-5…哦不,在日本应该叫它Roadster窜入了我的视线。当年凭借优秀的设计与出色的可靠性,马自达在敞篷跑车市场上给莲花ELAN迎头痛击,而Roadster/Miata/MX-5就此一战成名。

不愧是马自达的故乡,广岛路边在售的二手车和街道上马自达的出现几率空前的高。然而我看了好久都没有转子发动机车型的身影,让我不禁有些神伤,一个时代的技术巅峰竟然不曾留下痕迹。

一台黑色的BRZ,即便是擦肩的瞬间,我还是看出它换装了轮圈和STI款的前唇。

毫无预兆的,原爆点的穹顶就出现在了视线内。穹顶建筑是当时广岛的标志性建筑广岛产业奖励馆,由捷克建筑师Jan Letzel设计,在1915年4月完工。如今成了广岛原爆纪念碑了。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原定目标本是日本东京,但由于任务当天东京大雾,因而执行任务的B-29轰炸机所以选择了日本本土防卫军第二总军司令部所在地广岛。

“千羽鹤纪念碑当地人民把它叫做原爆之子像。在这里,游人们都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关于一千只纸鹤的故事。相传有一个 12 岁的小女孩,10 年前受了原子辐射的影响,10 年后病源发作。卧床期间,她相信只要根据以往的传说,扎完一千只纸鹤,她便能恢复健康。于是,小女孩开始在床榻上一只一只地扎着纸鹤。然而,在扎完一千只纸鹤前,她去世了。这座纪念碑是在 1958 年由日本学生及儿童捐献建成。目的是纪念那些死于爆炸的儿童。长圆纪念碑顶端站着一个小女孩塑像。她双手高高托着一只大纸鹤,踏着庄严的步伐,在明亮的阳光中,她向前凝望,仿佛那幸纪念碑下,有一堆数以万计的纸鹤。那一串串纸鹤是用五颜六色的彩纸扎成,每串纸鹤定有一千只,是由全国各地的孩子们编的,她们是为了帮助完成那位小女孩的心愿,也为了表达现代儿童美好的和平理想。”

千羽鹤纪念碑当地人民把它叫做原爆之子像。在这里,游人们都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关于一千只纸鹤的故事。

和平纪念公园在原爆圆顶馆旁边、位于太田川和元安川两条河流之间。70多年过去了,在广岛居民的不懈努力下,城市得到了奇迹般的重建,而战争的残骸却如同可怕的疤痕,永远提醒着后人。

原爆点穹顶后方的棕色大楼被称作“折鹤塔”,刚刚建成的它是由马自达的创立家族“松田家”投资建设。

作为传播“和平”这一主旨的平台,折鹤塔以概念建筑的身份刚刚投入营业。除了作为商业与会展的媒介与平台外,顶层的“广岛之丘”观景平台也成为了从不同角度了解原爆的途径。

观景平台“广岛之丘”表面整体采用木质素材铺陈,外立面采用三面敞开的结构,以内部的混凝土柱支撑,给人以温暖的亲和感。

平台下方的空间内,详细的标明了核弹“小男孩(Little Boy)”的引爆点。

这栋建筑的正上方600m就是当年“小男孩(Little Boy)”凌空引爆的位置。

在折鹤塔内,游客可以自己按照图示折叠出纸鹤,并在位于建筑一侧的投放口内“放飞”代表自己和平心愿的纸鹤。

随着放手的瞬间,纸鹤飞旋而下,储存在折鹤塔这个专用的玻璃夹层中,无论从建筑内外都可以看到。

和我们一样,新一代的广岛年轻人的印象中,早已不存在战争的恐怖,但早已融入在日常中的“战争伤疤”,却永远都在提醒着人们,在任何情况下,战争都是解决问题的最坏选择。

由于接收了不少外市渡让的旧式电车,并且让它们维持原样参与到市政交通体系的运行,因而广岛素有“移动电车博物馆”之称。也是日本国内外电车文化爱好者的天堂。

摆渡船大约10-15分钟一班,船内环境算不上高档,但干净整洁,座位的间距即便如笔者185cm的身高,也不用担心腿部空间不足。

神社的美景已经近在眼前,但看景之前,公告栏上的悬赏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此还要提醒各位,即便在日本这样人口流动不大,制安也相对靠谱的国家,也不要掉以轻心,最安全的地方还得是咱家。

在通往神社的道路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小店,虽说免不了有商业化的痕迹,但漫步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是能够感受到浓郁的日本文化气息。

说起日本的鹿,不少人和我一样都会首先想起奈良,但要比起颜值,我必须要说:宫岛的鹿在颜值方面不知比奈良高到哪里去了。

夕阳西下,云彩展露出迷人的色彩。这样的景色不需要语言,只需要静静地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